当前位置:河街信息门户网  >综合  >气壮山河的塘马血战

气壮山河的塘马血战

2019-11-16 08:32:33     来源:河街信息门户网
1941年11月28日,在溧阳后周塘马村周围发生了一场惊天地、泣鬼神的战斗,这就是新四军军史上著名的“塘马战斗”。为了能让转移的1300多名党政军机关人员走得更远一些,不让敌人追上,罗廖带领战士们冒着

1941年11月28日,溧阳后州汤马村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。这是新四军军事史上著名的唐马战役。新四军第十六旅旅长罗钟毅和政委廖海涛,在日军数次三面包围我军的紧要关头,为保护苏南1300多党、政、军机关的安全转移,牺牲了自己的生命。

当时,日军采取分兵逼近我军的策略,企图发动突袭,歼灭我军第十六旅和苏南党政机关。廖海涛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刘家祠堂的十几个同志:无论敌人是怎么来的,我们都要冷静顽强,坚决抵抗敌人的进攻,保证苏皖区党委、旅部、后方参谋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安全转移。说完,他看着罗钟毅说道,现在请大队少校下达命令!这时,罗钟毅的声音嘶哑了,但他的声音像往常一样响亮有力:“现在我宣布,黄蓝迪将立即返回第二营指挥,集结部队,向唐马靠近。此外,在廖金昆的指挥下,约有100人组成了一个小组,负责政府人员的调动。特务连带领第二排和第三排士兵回到王家庄前线(唐马村以东三英里),第二排被安排在新店和小坝。雷英清率领的第三排同志一直在阻挡敌人逼近日本湘塘马。”说完,他看了每个人一眼,问道:"你对这个作战计划有什么意见吗?"人群齐声回答:不!罗钟毅挥挥手,好的,我们分头行动吧!

为了让转移过来的一千三百多名党政军事组织成员走得更远,防止敌人追上他们,罗辽带领士兵们顶住敌人的炮火,坚持指挥唐马村的战斗,从而牵制住敌人。廖金昆刚随队离开。第二营长黄蓝迪带领第五连指导员陈豪前往唐马村。在阵地上与敌人作战的陈豪接到营长的命令,命令他尽快带一些随从去唐马,任务是掩护旅部撤离。结果,陈浩带着他的小队、连队和炊事班去了唐马。此时,枪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激烈,敌人正在缩小包围圈。陈豪看到罗钟毅身边只有三名警卫,就问罗钟毅是否想留下半个小队的士兵来保护他。罗钟毅笑着摇摇头,只是催促陈浩他们快点走。经过又一个小时的战斗,上午9: 00,罗和辽命令该旅间谍连和第48团第2营的所有剩余成员聚集在唐马东南3英里处的王家庄,组成拳头,继续战斗,击退敌人。上午10点,以王智为首的1000多名党、政、军人员终于跳出敌人的包围圈,来到长荡湖溧阳金坛(前者属于溧阳,1950年归金坛)和清水渡边界附近地区。

出人意料的是,国民党军队辜负了他们的信任,未雨绸缪,放弃了瓒桥和防御区。结果,日本骑兵疾驰而过,切断了我们前线部队从东南突围的退路。他们和东北、西南、西北的日军一起包围了四面八方,对王家庄发动了猛烈的进攻。罗钟毅住在王家庄村的东南部,他从附近死去的枪手手中拿起了机关枪。看着逼近的敌人,他喊道:“打!”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——齐飞向敌人投掷,击退了敌人的进攻。然而,日本军队的疯狂进攻又像暴风雨一样卷起来了。在轻重机枪和步枪的密集射击下,我军第16旅第2营第4营第4营雷莱和第5营第4营第4营第4营第4营第1营第2营第1营第2营第2营第2营第2营第2营士兵也相继中弹,有的倒在血泊中,有的中弹后仍顽强地挡住敌人。在这个紧要关头,罗钟毅大声喊道:“共产党人,真正的革命同志,同敌人战斗!”随着罗钟毅的叫喊,几十名士兵冲出了阵地,其中许多人已经受伤。阵地顿时杀声震天,鲜血飞溅!东南面的敌人刚刚被击退,东北面的敌人又来了。形势更加严峻。这时,敌人发射的刑事子弹击中了罗钟毅的头部。他摇摇头,用双臂喊道:“同志们,冲出去就是胜利!”在命令卫兵离开他之后,他们带着他的皮包冲了出来,立即倒下,为他的国家牺牲了。

罗钟毅的牺牲激起了阵地上士兵的仇恨。愤怒像火山一样爆发在士兵的胸中。复仇的子弹射向敌人,复仇的手榴弹射向敌人。日本军队被这一猛烈的攻击击中,惊慌失措,头晕目眩,急忙下台。面对多渠道进攻的敌人,廖海涛铁树沉着冷静,决定集中力量打击东南的势力和威望,这是最具威胁性和进攻速度最快的敌人。他喊道:“同志们,不要害怕,和日本鬼子战斗到底!永远不要被抓!”说着,他拿起机枪,向敌人群猛扫过去,士兵们也跟着一起激烈战斗,东南强者不得不溃退。

王家庄以南不远的后洲大桥是通往王家庄和唐马村的唯一道路。结果,日军集结兵力,轮番进攻,企图通过后州大桥,迂回到我军第16旅东南方向。一方面,它可以扩大包围圈,另一方面,它可以形成四面合击的局面。更危险的是,一旦日军过桥,我们苏南党、政、军机关的1300多人,刚刚被包围,离唐马不远,就会被日军超过。罗钟毅和廖海涛早就料到了敌人的意图。战斗一开始,他们就命令第二营坚守后州桥,坚决拒绝日军过桥,特勤连前来增援。上午8点,由雷英清率领的特务连士兵,奉命前来增援的特务连教官,抵达后州大桥。勇敢阻挡日军进攻后州桥北侧的第二营长黄蓝迪,立即将特务连第三排安置在桥东岸两侧的前沿阵地,接替伤亡惨重的第二营士兵。特务连第三排长林杰是一位勇敢而有战斗经验的红军老战士。他把自己的位置安排得井井有条,并调动了士兵。

又一轮战斗很快开始了。凶猛的敌人依靠大量的人和装备精良的武器,继续采用强攻的方法。刹那间,炮火如火如荼,子弹如雨。日本军队扛着枪嚎叫着冲上桥,如释重负地吃掉了我们的军队。然而,我所有的新四军士兵都是铁甲战士,坚守阵地,顽强地阻挡着他们。他们没有被敌人的势头吓倒。日军一到桥上,我军就开枪打死,迫使日军要么离开尸体,要么下台。然而,后州大桥西岸的日军也不断用机枪猛烈扫射我军,致使特务连三排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。就连教官雷英清也在他的右手腕上挨了一枪。但是他没有时间包扎,所以他立即手里拿着毛瑟手枪,继续向敌人射击。

双方的战斗越来越激烈,特务连的伤亡也越来越大。就在这时,罗司令死亡的消息从阵地传来,阵地上的所有士兵都震惊了。每个人都义愤填膺,怒不可遏,发誓要和这个职位一起生活或死去。中午时分,长期无法进攻的日军恼羞成怒,加快了进攻速度。一群又一群的日本士兵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下向后周大桥蜂拥而至。然而,我们特勤连的所有官兵面对强大而凶猛的敌人,毫不示弱,依靠河岸顽强战斗。撞击和反撞击交替进行,战斗变得白热化。坚守后州大桥的战斗持续了6个小时。特务连公司在这里牺牲了几十条年轻生命。最后,因为敌人众多,寡不敌众,敌人强大,敌人弱小。他们坚持不住,被迫撤退到王家庄。

后州大桥倒塌后,特勤连指导员雷英清(Leiyingqing)带领其余部队回到王家庄村前的一座坟墓山,继续用坟墓与敌人作战。廖海涛和黄蓝迪也带领第二营的其他人在这里截住敌人。第二营和特务连总共只有100多人,其中十几个人受伤。然而,日本军队仍在派遣更多的军队,成群结队的日本军队涌向后州大桥。形势非常危急。在战斗的最后一分钟,新四军的每一个成员都只有一个信念,那就是打死敌人,打一场生死攸关的战斗。没有别的出路了。士兵烧毁了所有不能落入敌人手中的设备和文件。许多同志把手榴弹牢牢绑在身上,随时准备和敌人一起死去。敌军步兵无法攻击我们的阵地,立即部署骑兵,试图用骑兵攻击我们的阵地,摧毁我们的战斗意志。日本骑兵非常傲慢和狂暴,马的嘶鸣随处可见。然而,我们第二营和特务连的士兵早就把死亡视为死亡。他们以村上王家庄的土墙、土包和墙角为掩护,用步枪射杀敌人骑兵,用刺刀刺伤马的腹部,用手榴弹炸马。被击中的敌人对着马尖叫,摔倒在地。士兵们一拳就追上了它,结果敌人丧命。在与骑兵的战斗中,许多士兵在敌人的马刀下战斗到死,但没有人放下武器,没有人停止战斗,子弹被刺刀用尽,刺刀被折断,然后他们并肩战斗,直到所有的子弹都被打死。

下午,敌人从四面八方袭击了王家庄。山炮和榴弹发射器的炮弹在我们的阵地上呼啸、爆炸和燃烧。机枪和步枪的子弹像飞蝗一样密集,飞向我们的阵地。我们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,牺牲了自己的生命。王家庄再也养不下它们了。廖海涛命令他们突破。他左肩扛着两枝牺牲同志的步枪,右肩扛着一把机关枪,右手拿着一把手枪,带领残部勇敢地突围。卫兵看到他艰难的动作,焦急地说:“廖司令,快把枪扔掉!”!廖海涛怒视着她的眼睛,怒吼道,“这都是为了鲜血和生命。你能忍受扔掉它吗?我没受伤。跟着我向前冲。冲出去就是胜利!”正当廖海涛带领残部向前冲向王家庄以东一英里的毛鹏村边缘时,一颗子弹从前方击中了他的腹部,穿过股骨,鲜血立刻染红了军装。警卫立即帮助他在毛鹏村的一个家庭草堆旁躺下。廖海涛让卫兵去找第二营长黄蓝迪。黄蓝迪来时,廖海涛说:“军队由你统一指挥。别忘了,党交给的任务。我们必须确保领导机关的安全转移...突破后,在丽水找到46个团……”看着黄蓝迪等人眼中含着泪水,他忍住疼痛,微微睁开眼睛,艰难地说:“战场上流血总比流泪好。特务连不错,第二营也不错...你不在乎我,突破吧!”

王家庄战役持续了6个多小时,我的新四军士兵多次袭击和杀害。除了冲出包围圈的包括特务连教官雷英清在内的20多人外,还有200多名士兵全部遇难。(来源|《读者》作者|卢法进)

走过千山

我仍然想你

欢迎订阅2019年读者

邮政编码:61-98

订阅方法

1.拨打11185或预订当地邮局。

2.密切关注《读者日报官方微信》,进入微商店下单订报纸。

3.淘宝店:https://shop269196912.taobao.com

4.《读者报》微店地址:https://weidian.com/?userid=357720529

台湾宾果网址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吉林快3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

上一篇:头部手机厂商竞逐移动支付赛道 下一篇:明年办哪些实事?海沧请你提建议
  • 曾经买买买的中粮也会遇到卖不出去:天然五谷再次挂牌出售